宁德籍90后作家,荣登豆瓣网2020年度中国文学(小说类)排行榜首位!

陈春成接受媒体采访 (陈春成供图)

“夜幕降临,少年在书桌上轻敲三下,房间就变为潜水艇,书桌成了控制台,一束光穿透黑沉沉的海水,照见海底的游鱼和珊瑚……”这样的幻想画面,出自就职于泉州植物园的青年作家陈春成的小说《夜晚的潜水艇》。这位来自宁德的新泉州人,第一本短篇小说集就荣登豆瓣网2020年度中国文学(小说类)排行榜首位。他的作品《音乐家》登上“收获文学排行榜”中篇小说榜,引发严肃文学领域的关注。理科出身的他,以爆棚的想象力、浪漫舒展的文字,在现实与幻境间开辟了若干条秘密通道……2月23日上午,记者对话这位“90后”作家,聊聊他的神秘奇幻世界。

文学启蒙 少年与水晶洞里的火花塞

1990年,陈春成出生在宁德市屏南县一个书香之家,父母都是教师。年少的他经常与书相约,沉迷书海,与很多男孩一样是侦探推理小说的爱好者。再往后,上了初中的陈春成对古诗词着迷,开始偷写旧体诗,边写边背。“当时黄山书社出过一种口袋本诗词集,我就一家家地看,那会儿我和朋友还喜欢读一种‘伪科学’丛书,叫《××未解之谜》,大概是历史、考古等领域的。”忆起那段岁月,陈春成唇角抿起笑意。

有一则很精美的故事,让他难以忘怀——有人在水晶洞中发现了一枚类似汽车火花塞的精细零件,但水晶是50万年前就形成的。故事并不复杂,却让他想起所谓的“劫灰”,“它告诉我们,文明之前还有文明,之后也将有,一切都在重演”。

岁月流逝,在如今的陈春成看来,这故事当然经不起推敲,但它对初中生世界观的形成影响甚大,故事里凝结在水晶中的火花塞,这自然与机械相融的形象自此凝结在他的记忆中,而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阅读启蒙。

由于理科成绩更好,高二时他选了理科,大学前本想报考中文系,却因中文系不招理科,最后进了华侨大学土木工程系。

创作火花 行走在古城街头寻找灵感

陈春成曾幻想过无数职业,侦探、特工、考古学家、口袋妖怪训练师,却不包括“做工程”。大学毕业后,他做了一年地铁工程,参与建设无锡地铁的两个站台和隧道。2014年,自认为不适合做工程的他,离开上海,进入泉州植物园,从事的工作和园林工程沾点边。

稳定的工作以及泉州的慢节奏,让陈春成在业余时间有更多精力投入写作。多年来,他始终坚持文学爱好,大学时写写散文,直到2017年下半年,有了几个故事灵感后,开始写起了小说。

2017年秋天,灵感如泉涌的陈春成开始动笔,他在备忘录里记下许多关键词,写过的就打个钩。当时他住在东湖公园附近,常去公园转悠,水边林下,一待就是大半天,有时候也会坐在街头石凳上“发呆”,构思故事情节。“我想得比较多,故事接近完整了,甚至有些句子烂熟于心了,才开始动笔。快的时候一个下午就能完成一个故事。”

一个细节 作品里闪现各种泉州元素

陈春成喜欢跑步,在市区的红砖古厝旁,在古城的烟火气中,寻觅灵感揣摩细节。开元寺的榕树,散落在城市角落里的公园,都在小说里留下痕迹。小说集中收录的九篇小说之一《竹峰寺》,文中的小花园,就在泉州海交馆旁。

他把儿时亲身的幻想编织入梦,把自己的房间想象成一艘“夜晚的潜水艇”,让自己最喜欢的皮卡丘和妙蛙种子陪着他,开到海中冒险,动画片成为他的养料;在作品《红楼梦弥撒》里,袭春寒带着陈玄石躲入红学会藏身的秘密寺庙,其实是一座能在土地中游走的地下航母;他在《裁云记》里描述工作环境,年轻人在城市郊区的云彩修剪站,每天将云彩修剪成符合法律规定的椭圆形……虽然很多是架空的想象,但多少藏着他的自我投射。

陈春成曾说,酝酿小说就像与虚无对弈,输了这故事就归于虚无,赢了他则得到一个小说。虽然自称“已经连输了好几盘”,但他把小说陆续发表在豆瓣网上后,收获了众多网友的好评,随后被理想国出版社编辑发掘出版。

平淡生活 “我就是个普通的理工男”

写法不落窠臼,想象奇幻瑰丽,文笔气韵出彩,使得这本集合了九个故事、九篇豆瓣日记的短篇小说集甫一问世,几乎以口碑流传的方式,成为话题性热门作品。

澎湃新闻、界面文化、城市画报等国内媒体纷纷慕名采访陈春成。然而,他总说自己的生活平淡,自己就是个普通的理工男,不抽烟、偶尔喝点黑啤,喜欢看侦探小说和悬疑电影。“以前都是闷头自己写,甚至不认识一个编辑,所以不太确信自己的水平。”一夜成名后,陈春成并不认为出书这事对生活有太多的扰动,他依旧保留抄写诗文的习惯,只是在过度讨论文学理论后,他忽然又觉得分析得太透的话,写作可能会失去某些神秘性。

陈春成直言,《夜晚的潜水艇》走红后,网上评论很多,“会有干扰,我不希望自己因为读者赞美某些方面,今后在构思时潜意识地讨好”。他更想遵循内心,写一些自己以后愿意反复看的东西。

至于未来的规划,陈春成笑了笑说,没有明确的计划,还是像以前一样地读和写。

Author: hhh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